新闻资讯
周易解析,风水大全

从“闽源文化”探析三明地域文化命名

地域文明,或称当地文明,都有一个命名,地域文明的命名是对地域文明的概括和定位。三明地域文明丰厚多样,可是至今没有命名。本文试图经过对三明地域文明的假定性命名来论述命名思路,以期抛砖引玉,完成对三明地域文明科学而切当的概括和命名。

  三明地域文明命名办法

_666.jpg

  地域文明的命名主要有四种办法:一是运用陈旧的地名(国名、州县名),如徽州文明;二是地理方位称号,如闽北文明、江右文明;三是地域名+本地域最有特征的文明,如内蒙古草原文明;四是地域各种文明的整合性命名。榜首二种办法最为简便。榜首种用陈旧地名命名,三明市尽管所属各县前史悠久,但“三明”不是前史悠久、文明沉淀深沉、影响面很大的地名。第二种方位命名,三明地处闽中偏北偏西方位,运用方位命名则方位交叠,而且难以与闽北文明、闽南文明相提并论。所以,三明地域文明假如用前两种办法命名则等于没有命名。第三种命名,即运用本地域某一种文明命名。这一文明除了自身沉淀深沉,具有明显特征以外,还要能够代表本地域文明,并且在各地域中很有影响。三明各种文明不具备这样的条件。三明地域文明丰厚多样,如客家文明、闽学文明、红色文明、绿色文明(自然生态),以及抗战文明,闽中土堡文明、闽中当地戏曲文明,沙溪河流域的古代商业文明、谢祐神崇奉、太保公崇奉,还有当代的工业文明和文明城市建设文明等。很难从中选择一种作为三明地域文明的命名。如三明是客家大市,客家文明丰厚,可是,客家文明仅仅三明地域文明中的一大类,不能代表或涵盖三明地域文明,更重要的是闽赣粤边地有多个客家大市。当然,客家区域之间存在差异,如三明拥有石壁客家祖地,而梅州不具备这一特点,可是梅州有“世界客都”的特点,因而,仅从客家文明来看,各客家区域存在差异,但作为地域文明的称号则失掉特征。用闽学文明或红色文明命名也存在同样的问题。三明一些具有特征或唯一性的文明,如闽中土堡、抗战文明,则不足以涵盖三明地域文明。三明自然生态突出,可是,自然生态必须与社会生态、人文生态相结合才干进入地域文明层面,成为观念性的绿色文明。三明的工业文明、城市文明建设文明尽管前者在福建、后者在全国具有首创性,但它们是当代的文明,必须与前史文明相对接才干进入地域文明。从上述三种命名办法来看,三明地域文明的命名难度较大。可是,已然三明有悠久而丰厚的地域文明存在,就必定有命名的可能性,这需要对三明地域文明进行全面而深化的研讨,找出自身的文明特点。因而,能够运用第四种命名办法,即整合性命名。

  从“闽源文明”探析三明地域文明命名

  “概念是研讨之母”,本文试用“闽源文明”作为三明地域文明的整合性命名,旨在经过这一假设来论述思路,寻求更恰当、更有特征和影响力的命名。

  “源”字有两个基本意义,一是水流所出的当地,如河源、泉源、发源等;二是事物的根由,如来历、渊源、能源、来源、策源地等,是本原性的意思。这两个意义都包括三明多样文明。其一,闽人之源。三明万寿岩是华东区域迄今发现最早的窟窿类型的旧石器时代前期古人类遗址,具有唯一性,罗哲文先生称其为“人类最早的修建”,可谓之闽人之源。其二,闽江源。闽江主源发源于三明市建宁县,从“源”能够到“流”,“流”比“源”面积更广,在文明上,流是源的开展。如三明境内有沙溪和金溪两条闽江支流,金溪流域的将乐县、建宁县都是福建省最早的建制县。沙溪中上游和金溪流域是客家先民的移民道路和聚居地。沙溪河流域的沙县、三元、永安有较早的商埠和商业文明。沙溪河中上游流域有谢祐崇奉、太保公崇奉等。其三,闽学之源。三明有闽学鼻祖杨时,闽学集大成者朱熹,以及闽学先贤罗从彦,“闽学四贤”独占其三,堪称闽学发源之地。还有更多的古村古镇的闽学文明、科举文明等。其四,石壁世界客家祖地。宁化石壁是客家民系最主要的构成地和播迁地,堪称客家之源。以上四种文明足以命名三明地域文明为“闽源文明”。此外,三明还有更多属于“源”或“原”的地域文明。如,三明土堡为土楼之母,具有“原”的意义。闽中当地戏曲是古代戏曲活化石,也是本来性质的文明。永安为抗战时期的省府,自然是福建抗战文明之源。宁化是工农红军长征出发地之一,尽管不是唯一,但也是一源。三明的森林覆盖率是全国地级市榜首,自然保护区和古村落在全省独特,具有原生态之“原”的意义。三明是福建最早最重要的重工业基地,三明的文明城市建设开全国先河,是全国文明城市建设之源。

  对三明地域文明进行整合性命名,并非取消本地域各种文明的地位和效果。能够围绕三明地域文明称号概念,从概括性的“闽源文明”打开对多样文明研讨和阐释,而又都能够统摄于“闽源文明”之中。比如,全部地域文明的构成都有一个稳定的三维空间,自然环境、经济土壤和社会结构。原初的三维空间就是地域文明的生态之源。如武夷山东麓的自然环境为华夏汉人移民提供安定的栖居环境,他们前期的稻作和人口繁衍为客家民系构成打下人口和经济基础。客家先民与原住民交融,重构宗法制社会,兴办文明教育,传达理学文明,从而构成特定的社会结构和文明环境。从唐末到南宋的四百年间,在这样的原初的三维空间孕育、诞生客家民系和客家文明。这个三维空间也是三明地域文明的原初文明生态。全部地域文明都在一定的文明生态中构成和开展,文明生态包括自然生态、社会生态和人文生态。从自然生态来看,古人类寓居于万寿岩,那一片地域必定有杰出的自然生态。唐宋期间很多的汉人移民进入,也阐明自然生态杰出。三明杰出的自然生态一向坚持到现在,才有三明的森林覆盖率、国家森林城市,很多的旅游景点和现代林业,以及大山屏蔽的重工业。这是一个从源到流的文明前史。从三明的社会生态和人文生态来看,万寿岩古人类之后的史前前史尽管还无考古证明,可是,原始部落时期的闽人,以及闽人与迁徙来闽的越人相交融而构成的闽越族,则有前史记载。闽越人是福建陈旧的先民,后来与更多的华夏汉人移民交融,构成以汉人为主体的新福建人。闽人、闽越族,华夏汉人移民都是福建人之源,三明境内都有寓居,如建宁地处吴越接壤地域,是闽越族主要聚居地之一。再从福建的文明史来看,三国孙吴永安三年(260年)设置建安郡,闽地纳入孙吴朝廷控制,完毕了闽地武人集团的控制,福建开始走向文治社会。建安郡郡治在闽北建安,统辖福建全境。设置建安郡的同年,从建安县分出东部地域设将乐县,分出西部地域设绥安县,含今宁化、泰宁、建宁及明溪、清流部分地域。县的设置必有较多的人口聚落,这也阐明三明地域文明的前期性。唐宋以来三明的社会生态和人文生态更为清晰,三明从古代到当代都是移民社会,具有移民的开拓精神,如客家先民的披荆斩棘,新中国建设工业城市的奋斗精神,更有移民的民族调和与交融、当地的调和与交融的人文精神,一向开展为当代的全国文明城市,其间传承着闽学文明的崇文重教、爱国爱乡。人文精神、文明性情是地域文明的中心层面。经过对三明地域文明的研讨,能够发现三明人有别于周边地域人群的文明性情特点,从而扬长避短,更好地刻画文明性情。开掘地域文明,也不单是开展文明旅游和文明产业的需要,而是为了传承优良文明传统,全面提升人的文明素质和精神境界,成为推动地域经济社会开展的能动性主体。

  用“闽源文明”作为三明地域文明称号,居位较高,必定会引起其他地域的误解和非议。对此,首先要有文明自傲,三明本来就具有“源”与“原”的各种文明,并非凭空生造。再者,地域文明命名是意象化的,意象是模糊而有张力的,任何地域文明的命名都不可能完全精准。第二,对三明当地文明的研讨,既要有单个的文明研讨,又要进行归纳研讨,要溯源清流。第三,要加强对地域文明命名的阐释和传达,让人们得到简略而整体的印象,进而产生求解的爱好,从而让三明地域文明称号树立、撒播。
 

转载请注明出处周易风水网 » 从“闽源文化”探析三明地域文化命名

分享:

相关推荐